已阅
亚泰奇朔红酒
          让您健康拥有

美酒隐士
汉纳尼可酒庄之旅

 

提起大名鼎鼎的加州红酒,人们自然会联想起纳帕、索诺玛这些产区。的确,美国红酒看加州,加州红酒看纳帕,但并不意味着纳帕之外的红酒就没有过人之处,事实上在这些著名产区之外不乏令人心动的酒庄和佳酿。在全美七大葡萄酒旅游胜地中,布伦特伍德市的汉纳尼可酒庄,就是这样一个“美酒隐士”。

布伦特伍德市(Brentwood),在旧金山 (San Francisco) 和马林( Marin County)的“对岸”,生产酿造葡萄酒的历史超过100年 。布伦特伍德市的酒庄在2011年旧金山年度葡萄酒大赛中获得20枚奖牌。这儿的许多酒庄只提供预约品尝,所以在去之前确保自己已经打电话或上网预约过了。去野餐的最佳地点是布伦特伍德的汉纳尼可葡萄园和酒庄(Hannah Nicole Vineyards &Winery)。

如果你从旧金山出发,驰骋加州公路本身就是令人心醉的体验。沿着公路行驶,从加利福尼亚州的标志性海岸线到令人惊叹的沙漠和高宏伟山脉,两边的风景秀丽无比。这天刚好赶上下雨,铅灰色的雷云悬挂在翠绿的山上,别有一番情趣。

2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在Contra Costa县东侧,布伦特伍德市的东南的贝尔福路6700 / 6740号的汉纳尼可葡萄园及酒庄所在地 。这座酒庄面积总计80.19英亩。主要建筑有一个酿酒厂和一座住宅。酒庄虽然不大,但门前养花种草,布置得错落有致,非常的雅致漂亮。成片的葡萄架整整齐齐地排列着,看上去非常醒目,颇有些壮观。

葡萄酒酿造厂从功能上划分,可以划分为公共区域和生产区域。公共区域大量利用了南部区域和两个品尝酒吧以及一个大型的宴会厅。这些地方可以观赏到南部和西部以及Mount Diablo所有的景色。相邻工作站点间包括了广阔的草坪区 、两个小池塘和一个能够容纳婚礼的大露台。公共区域的室内装饰包括了彩色混凝土地板、彩绘石膏板和一些石材板。还有男性和女性的公共厕所以及专门为酒厂员工设立的独立休息室。此外,还有一间淋浴室。 宴会厅的旁边是一个餐饮服务商的厨房,能步入冷库和食品准备区。酒厂的南端有三个办公室,用于专业的接待处和酿酒师的实验室。

酒厂的北侧完全用于生产,东部一半区域用于布置储罐座和挤压设备,一半是封闭的压碎设备。位于建筑物的中心附近是红葡萄酒桶的房间,它是由12混凝土砖经过冷却和加湿后建造的。目前它正用于Chardonnay葡萄发酵桶的储存。位于正西方的建筑是用于储存白葡萄酒桶的房间,它也是经过冷却和加湿后建造的。目前它仅用来存储发酵罐。但现在酒厂的容量远超于运营所需,因此大多数空间是用于杂物存储和货物仓储。

进入品酒厅,品酒厅内洋溢着浓浓的充满浪漫气息的品酒氛围,并不时飘荡着葡萄美酒的丝丝香气。长长的柜台几乎占据半个店堂,店内摆放着几组沙发和木质座椅,不论是当地的居民还是慕名而来的游客,端着酒杯或坐或立,密密麻麻的,人声鼎沸。店里售卖的是独此一家、别无二号的该酒庄自酿酒,共有超过40个品种,算上各种混合的鸡尾酒(Cocktail),应该有上百种了。

时值三月,加州虽然不怎么冷,壁炉里仍然燃烧着炭火,令人温暖、温馨。品酒厅的另一边,是宴会厅。走出去,却是另一番世外桃源、山中美景呈现在眼前。遗憾的是,我们来的时间不巧,如果是5月到9月,说不定还能参加酒庄举办的夏季系列音乐会。这个木质的舞台就是举办音乐会的所在。

2001年,科恩夫妇收购这块土地。像许多酒厂的主人,科恩夫妇的事业也是从一个业余爱好迅速发展起来的。最开始,他们只是尝试种植了少量的梅洛, 并手工酿制葡萄酒自用和招待客人,科恩夫妇的葡萄酒逐渐小有名气,这让科恩夫妇感到无比快乐和满足,他们决定全身心投入到葡萄酒的酿造。于是,他们开始扩大种植面积, 加入波尔多及罗纳河品种歌海娜、味尔多、品丽珠、长相思等,至今已经有超过十种葡萄酒生产。其中的旗舰葡萄酒,赤霞珠和梅洛,既有传承又有创新, 展现高贵典雅,是布伦特伍德葡萄酒的典范。朴实宁静的汉纳尼可酒庄不仅是当地居民最热捧的休闲地,也已经成为葡萄酒爱好者心中的胜地 。人们喜欢在周末时候开车来这里一边品味美酒,一边享受自然的拥抱。

汉纳尼可酒庄是科恩夫妇携手奋斗的产物,也是爱情的见证,他们以一支红玫瑰作为酒庄酒的标志,这一标志一直被传承下来,作为汉纳尼可的酒标 。同时他们在酒庄的设计上特别考虑了举办婚礼的需要,并和当地知名的婚礼策划公司常年合作,让这个小酒庄充满了浪漫的气息,很多人慕名而来,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葡萄酒婚礼。

迎接我们的赵女士是这里唯一的以为中国雇员,尽管这座酒庄已经在2013年3月份被中国公司收购。我们在品酒厅外的木椅上落座,不一会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一阵寒暄后知道他名叫朱利安,是这里的酿酒师。他20岁起就为加州的多家酒庄提供酿造服务 。 迈克告诉我们,汉纳尼可的酒质之所以能够保持这样的高水准,与其整个酿造工艺的精细程度是分不开的。科恩夫妇投身酿酒业时间虽不长,但却力求完美。酒庄葡萄的采收全部采用手工,新酿的特选级葡萄酒的醇化过程也显出独具匠心的特色,为避免新酒染上太重的橡木味.

酒庄一般不会将发酵后的汁液直接泵入新木桶,而是泵在只用过一两次的木桶中醇化三四年,待成熟后才放入纯木桶中加强其味道的复杂度,数个月后才装瓶,这种精心设计的醇化,赋予它一种特殊的优雅、细腻与丰富的感觉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被收购以来,中国的投资者还采用纳帕谷产区的优质赤霞珠,精酿而成纳帕谷奇朔赤霞珠珍藏系列。颇有口福的我们,还在这里体验到了一回地地道道的纳帕风味。

从葡萄的栽种到嫁接,到葡萄的收获,到压汁,还有大橡树桶中葡萄酒的混合和贮藏。每一个过程时间的长短,细节,程序都在酿酒师朱利安眼中再熟悉不过。“不要以为只有上百年的酒庄才能酿造出顶级的酒,重要的并不是名气,而是酿造者投入的热情和情感。”朱利安带我们去酿造车间,空气马上变成浓郁的酒香, “榨完汁的葡萄就可以和皮混在一起放入不锈钢酒槽中。一边发酵一边浸皮。这一步需要掌握温度,较高的温度会加深酒的颜色,但温度过高会杀死酵母并丧失葡萄酒的新鲜果香。”朱利安一边说一边从储藏室的橡木桶中抽出一管葡萄酒让我们尝尝,品尝葡萄酒在橡木桶中发酵的好坏也是酿酒的步骤之一。

天边最后一抹夕阳把远处的山峰渲染得如勾上一层金边,夜色渐浓,露台上依然觥筹交错。在这个被誉为全美最著名七大葡萄酒旅游胜地之一的宁静小镇,我们无数次地举杯,品尝着杯中或清爽芳香的莎当妮,或浓郁、丰满的赤霞珠,竖琴的琴弦拨弄着每一个人的心,轻轻的,痒痒的醉了。